而最上方山坡上的那间木屋,应该就是类似“婚房”这样的地方。

  这群野人虽然体型怪异,但智慧是有的。

  洛萧看了一会儿便站起身,绕过杂乱的草丛,来到后方的一片空地上。

  地上有挖好的几个大坑,里面铺着一些稻草跟粗而长的藤蔓,连接到两旁的大树上,看起来是很复杂的陷阱。

  洛萧蹲下身,将枪放在膝盖上,俯身伸手弄着藤蔓的结。

  身后有脚步声响起。

  “你在做什么?”

  洛萧没回头,“你瞎了么。”

  “莫南爵被那群野人抓去了,你在准备救他出来么,”慕白凉颀长的身躯立在他身后,淡淡道,“你费这么多心思救他做什么,他出来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既然有话要说,”洛萧仍旧没抬头,专注的编着,“说重点。”

  慕白凉笑着道,“重点很简单,让莫南爵死在这里,你我出去,我留你一条命。”

  他话里的某个字眼,让洛萧手里动作一顿。

   优雅娇娘海上起舞

  他终于回过头,望着身后的慕白凉,似笑非笑,“你,留我一条命?”

  “我们现在已经找到了出去的办法,只要藤蔓够长够结实就可以荡到山的那一边,”慕白凉垂眸看他,“莫南爵没有价值了,如果他困在这里或者死在这里,出去之后,童染的下半生就是你的。”

  洛萧定定的看着他,眼角缓慢地眯起来,“你想他死?”

  “难道你不想?”慕白凉低冷的笑,“我不明白你装的这么伪善做什么,洛萧,你是什么样的人,需要我来提醒你?”

  洛萧站起身来,修长白皙的手指扣住枪支,他勾唇笑了,“我从来没说过我是什么好人,不需要你提醒。”

  “那你又何必在我面前装,你不是爱童染爱的连亲生儿子都要杀吗?只要莫南爵死了,童染肯定会选择你,你还是满贯大赢家。”

  “原来你真的想他死啊,”洛萧玩味的啧了一声,“替你那个同性恋、试图猥亵莫南爵,被我发现了还反咬我一口的脑残弟弟报仇么,你这辈子也真是没意思。”

  “洛萧。”

  慕白凉俊脸骤然冷了下去。

  谁提到李钦,仿佛就是触碰了他的逆鳞。

  洛萧挑眉,“现在枪在我手里,除非你现在就想死——我是什么人你很清楚,我洛萧想杀的人从来没有失手过。”

  慕白凉冷笑,“二十多年,你杀莫南爵不就从没成功过?”

  “我不想杀他,”洛萧眯眼瞧着他,眼底浓烈的杀气逐渐弥漫,“我现在有了新的想杀的人,等我们都出去了,我再告诉你答案。”

  慕白凉皱眉,还想说些什么,但前方忽然传来脚步声。

  只见那名年轻的女孩穿着一身兽皮做成的衣衫,头顶还有一些审美独特的坠饰,身后跟着两名高壮的野人,正朝树边走去。

  显然是要摘些什么东西。

  慕白凉本来想说赶紧蹲下,万一被看到又被抓过去干什么,却见洛萧忽然扬起手,对准那边的树干就开了一枪,“砰——”

  女孩跟两名野人都一齐朝这边看了过来。

  慕白凉一愣,随即怒道,“洛萧!你他妈疯了?!6001_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