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临仙给钱桂芳打了预防针。

省的钱桂芳一时给人说动了,自作主张给她哥哥订下亲事来。

倒不是沈临仙有门户之见什么的,完全是她怕钱桂芳贪图小利,给她哥哥订下品性不好的媳妇。

见钱桂芳完全给她说动了,沈临仙才放了心。

然后,一直在一旁给吓的傻站着,还没转过脑子,就看到程春妮被她姑娘三言两语鼓动着老太太赶了出去,又见她姑娘哄着老太太言听计从的季芹回过神,十分祟拜的看了沈临仙一眼,心想,她要有沈临仙这份本事,那得哄的婆婆多省事。

幸好,她有这么个能干的闺女,有闺女绊着婆婆,以后她能少受多少气。

钱桂芳如今完全被沈临仙哄住了,一心要叫亲孙子将来娶大领导家的女儿,满心打算做老太太的,她笑着夸沈临仙,同时又狠厉的瞪向季芹:“你给我记住,往后别管谁跟你提卫国几个的亲事,一定不能应,咱家孩子精怪着呢,将来难保有大造化。”

她一使劲搂住沈临仙:“临仙将来的婚事也不能稀里糊涂的答应了,她哥哥要真娶了好媳妇,临仙肯定也能嫁的好。”

“哎!”季芹无奈答应了一声,虽然心里并没有奢望儿子将来娶到什么千金小姐,可也不敢反驳钱桂芳。

等沈林从地里回来,钱桂芳又把今天程春妮来给卫国提亲的事情说了一遍,警告了沈林一回才算完。

沈临仙笑嘻嘻的看着钱桂芳,觉得很是好笑,但却没有一丁点不喜和看不起钱桂芳的想法。

前一世,钱桂芳可没这么好说话呢,也是她前一世就是个闷糊涂,在宋家被折磨的胆小懦弱,就是回到沈家当着亲人也不怎么敢说话,因此,叫钱桂芳很瞧不上眼,虽然说没有苛待她,但对她也没多好。

空灵气质水瓶座美女柔美朦胧感写真

她原先以为钱桂芳不喜欢她,认为钱桂芳贪财刻薄,也看不上钱桂芳的作风。

一直到后来,后头她被王家虐待暴打,又被送进监狱里,还是钱桂芳不远千里去看她,没有路费没有钱买吃的,钱桂芳就在监狱附近捡破烂换了钱买点吃的给她送去。

想到当时钱桂芳满脸的皱纹,花白的头发油乎乎的粘在一起,穿着不合身的衣服,弯着背一边说话一边咳着,整个人就像是老乞婆的样子,沈临仙心里刀割一样疼着。

她那时候才知道,奶奶并不是不喜欢她,而是不知道怎么和她相处。

还有,钱桂芳并不是那种心肠坏的,她性子直有什么说什么,想怎样就怎样,再加上家里的条件一直不很好,她为了能叫儿孙日子过的好一点,难免就显的贪财刻薄了,老人虽然表现的这样那样的不好,但是疼儿孙的心肠却是真真的。

沈临仙窝在钱桂芳怀里,笑着说道:“将来我要嫁人的话,对方一定要过奶奶这一关,奶奶要给我掌好眼,您说行就行,您说不好,就是说破了天我也不嫁。”

“像什么话。”季芹拍了沈临仙一下:“才多大年纪,没羞没臊的,就敢说嫁人了。”

“你打她做什么。”钱桂芳使劲瞪了季芹一眼:“孩子说的对,将来找对象,可不得我老人家给掌眼么。”

这话说的,季芹都没力气反驳了。

她看闺女和婆婆那么亲近,感觉自己的家庭地位不住下降。

沈临仙哄着钱桂芳去歇着了,她又和季芹干了会儿活,商量过几天由沈林带她去镇一中申请入学考试的事情。

季芹翻箱倒柜的找出沈志国初二的课本给沈临仙看,叫她在家好好复习。

沈临仙拿了课本回房间翻看了一回,见那些知识她都没忘,尤其是语文、英语、政治之类的课本,她都记得清清楚楚,数学、物理、化学有的地方忘了,不过看了一遍就又记起来了。

趁着有时间,沈临仙把课本都翻看了一遍,又找了沈志国初中时候的试卷自己试着做了做,觉得成绩还不错,也就放了心。

一夜无话,沈临仙起个大早,穿上牛仔裤和浅蓝的衬衣,把头发梳成清清爽爽的马尾,就说要到县城去拿东西。

沈林要和她一起去,沈临仙费了不少口舌才说服沈林,叫他不要跟着去。

同时,沈临仙又承诺,到镇上的时候一定要叫上沈卫国和她一起去拿东西。

和沈林还有季芹告别,沈临仙背着个小包坐上村里去镇上的拖拉机,一路颠的头晕脑胀的去了镇上。

她先找了沈卫国,两人又坐公交车去县城。

到了县城,沈临仙就叫沈卫国先在电影院门口等她,她自己去拿东西。

沈卫国不同意,沈临仙白他一眼:“来送东西的是我师傅的人,我师傅脾气古怪,他手底下的那些人脾气也不好,而且不乐意见生人,你要是跟着去惹恼了他们就不好了。”

沈卫国没办法,只好在电影院门口等着,沈临仙找了个僻静的地方,看看四周没人,就把乾坤符里的东西取了出来。

瞬间,本来空无一物的地面上出现一堆各种各样的物资。

有好几辆自行车,有缝纫机,有收音机、录音机,还有各类的布料衣物,面粉、大米、花生油、肉、鸡……总之,这些东西拿来过日子,可以说,啥都不用再添了。

把东西弄出来,沈临仙等了一会儿,碰着几个过来玩耍的孩子,就给孩子抓了几把糖,叫他们去电影院门口叫沈卫国过来。

等了二十来分钟,沈卫国才跟着孩子们急匆匆赶来。

看到沈临仙跟前那小山似的一堆东西,沈卫国吓了好大一跳。

他原来想着沈临仙的师父也不过给沈临仙送些衣服还有零食之类的,却没想到,里头竟然还有这样大宗的物件。

这么多的紧俏物资,竟然只是沈临仙师父拿来哄孩子玩的,也不知道她师父是个什么身份,家底得有多厚。

“临仙,这……”

沈卫国惊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沈临仙一笑:“哥,别傻站着,赶紧去雇辆车啊,不然咱们怎么运回去。”

沈卫国一想也是这么回事,立马转身跑出去,不一会儿不雇了一辆三轮车过来。(未完待续。)成年人抖音黄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