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唇紧抿,低着头,指尖在桌面敲了敲,“阁下是极界的人吗?”

斗篷男微挑眉头,但笑不语。

这时吗,赤焰快步走了过来,“你怎么坐这么偏?等会旻澜看不见你,说不定还以为我把你怎么着了。”说罢,自己也坐了下来。

慕若凝视着赤焰,眼底带着玩味。

“不怕我抢你妹夫了?”

赤焰一噎,满脸尴尬,“说笑了,之前是我没搞清楚情况,等会我自罚三杯。”

慕若煞有其事,“嗯,要的。”

两人相视,纷纷笑出声。

“不过,你刚才说你夫君生死不明是怎么回事?”他好奇的问道。

慕若瞥了一眼斗篷男,嘴里调笑,“说了你也帮不上忙,不提也罢。”

“哎!这话就不对了,我赤焰王势力虽然没有遍布各个大陆,但是找一个寻常人,我还是有点自信的。”

慕若垂眸,清冷的眸子染上一层晦暗,“死也能复生吗?”

少女眼中大学的离别

“什么?”赤焰一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慕若摇头,不再作声。

没多久,酒菜就端了上来,色彩鲜明的菜色,让人垂涎欲滴。

赤焰拎起一坛酒,往慕若面前的碗里倒了一杯,“这极界的酒是出了名的,尝尝。”

忽然,他眼神看向了斗篷男,眉头微微蹙起。

“你是……”

斗篷男抬眸,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然后又低头喝酒。

赤焰心底一咯噔,下意识上下打量了他一眼。

刚才他一直没有注意这个人,是因为今天喜宴极界人来了很多,闲散的坐两个也正常。

只是,酒席开始了,其他人顾虑这他和慕若,而这个人从一开始就坐在这里,无惧无畏的样子。

再者说,这桌就只坐了三个人,他不注意都难!

“呵呵!今天大喜日子,来者是客,来,一起喝!”

赤焰主动给他倒酒,斗篷男也终于放下了手里的酒壶,毫不客气的端起碗一饮而尽。

饮完之后,他似乎觉得不过瘾,掀开坛子,直接抱着酒坛狂饮起来。

慕若挑眉睨着他,这个人也太奇怪了吧?

来喜宴喝酒不假,但是这里是极界的皇宫,在这里他不但没有拘谨,甚至放开性子豪饮。

她抬眸环顾一圈,还真就只有他一个抱着酒坛喝。

赤焰的情绪也被斗篷男带起来了,拎着手里的酒坛就竖了起来。

哗啦啦,酒水洒落的声音。

这时,原本只有三人的酒桌,突然多了两个人。

三岁知道今天旻澜大婚,一大早就嚷嚷着要出来吃东西。

薄奚齐也实在想出来透透气,看看极界。

这一大一小商量好后,一个劲吵着慕若要出来。

慕若无奈,只好放他们出来了,但是也说好了,酒席结束后再滚进去。

三岁忙不迭答应,就窜了出来,凝视着秀色可餐的美食,拿起筷子大快朵颐起来。

薄奚齐将碗筷往里面推了推,不能吃人类的食物,也是一种折磨。

赤焰和斗篷男放下手里的酒坛,纷纷看向多出来的一大一小。

三岁咧开嘴,“你们好,我叫三岁,我是我娘亲的儿子。”自我介绍完,低着头继续狂吃。

薄奚齐拧着眉头,高冷的瞥了他们一眼,直接无视。

“他们……”赤焰咂了砸嘴,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看着慕若的眼神带着惊奇和服气,“你居然有装载生命的空间?而且……好像还不小……”

慕若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如你所见。”

斗篷男眨了眨眼,指尖在桌面敲了敲,余光在慕若身上扫视。

扫视间,忽然眯起眼睛,停留在慕若盘头发的发饰上。

“寒月鲛?”

慕若面色一凌,转眸看向斗篷男的时候,眼底掠过警惕。

“呵……你不用担心,寒月鲛挑人,我就是有兴趣,也养不起。”

慕若哑然,的确如此,她的血玉里的灵力,足够给寒月鲛食用,所以她才能随心所欲的调动寒月鲛。

赤焰“咦”了一声,顺着斗篷男的视线落在慕若头上。

“这就是传说中的寒月鲛?”

凝视着她头发里露出的刀尖,他并没有轻视,因为越好的东西,越不起眼!

谁能想到,人人想得到的寒月鲛,竟然只是慕若头上的一个发饰?

“俗物,不值一提。”慕若轻描淡写的带过,打开一坛酒,冲着赤焰举了举,然后起身,一脚踩在凳子上,仰起头,畅饮起来。

“好!”赤焰拍桌大赞,如此豪气的女子,倒真是让他大开眼界!

慕若脸不红,气不喘的将一坛酒喝完。

酒水顺着她的喉咙往下流淌,微辣的酒水灼烧着她的嗓子,更有酒水洒出,顺着她的脖子和脸颊流下。

她张着嘴,不停的灌酒,凝视着那星空一滴湿润顺着眼角流下与酒水混合在一起。

“好酒!”慕若抬手擦了擦脸上酒渍。

赤焰与慕若认识不深,更不知道她的事情,只当她不但会饮酒,还会赏酒,迅速的又开了两坛。

“来,今晚不醉不归!”

慕若拎起酒坛,二话不说,昂头竖了起来。

赤焰见此,毫不相让,比着喝。

三岁拿着筷子,顿在原地,看着她拼命灌酒的样子,不禁揉了揉眼睛。

娘亲……虽然不知道嗜容叔叔到底怎么了……

可是…爹爹没有死啊……

他低着头,看着碗里的菜,瞬间没了胃口。

薄奚齐也心底纳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二姐有危险,他也不用装死吧?再说,龙纹神鼎不是已经消失了吗?

现在二姐肯定很痛苦,要不然也不会灌自己酒。

这个冥御煌到底在搞什么啊!

不满的情绪几乎要爆发出来,“二姐,我告诉你——”

他话还未说出口,放在腿上的手被一只冰凉的小手狠狠的抓住,小而尖锐的指甲也扎进了他的手腕里。

薄奚齐错愕的看着三岁,三岁低着头,仿佛还在吃东西的样子,手上的动作却越来越深。

暗血顺着薄奚齐手腕往外流,这让他确定了一件事。

三岁肯定知道些什么,或许比他知道的还多!

“什么?”慕若擦了擦下巴,转眸看着薄奚齐。

薄奚齐攥了攥手,瞥了三岁一眼,而后摇了摇头,“没事,少喝点。”

三岁抓着他的手松了松,显然是松了一口气。男女生做爰全过程免费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