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静筱的话,让顾以安愣了一下。

  她忍不住皱了皱眉,才冷声说道:“云小姐,这些话刚才你已经说过一次了。”

  这些话说完,顾以安就忍不住想要拍自己一巴掌。

  她怎么在这个关键的时候犯二了呢?

  云静筱为什么要再一次打电话来说这个?意图不是很明显吗!

  顾以安赶忙说道:“云小姐,你要什么?”

  云静筱那边沉默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云静筱才低声说道:“顾以安,我要钱。”

  “……”

  这个答案,真是在意料之中,又有点儿意料之外。

  不过顾以安当然不会拒绝,她直接点头,“我答应。你要钱,我给你,就算是我没钱,我也会让晋承给你,但是另外一个孩子在哪儿?”

  “钱拿到手,我自己会告诉你的。”云静筱的声音不像是刚才那么愤怒了,但还是能够听得出来,她的声音里依旧带着压抑的愤怒,“顾以安,不要跟我耍花招,我只是要钱而已,钱给我了,不要挡着我出国,我自然会把另外一个孩子的下落告诉你们,否则的话,你们永远也别想找到那个孩子,也会一辈子都承受煎熬思念之苦!”

   私房中的霸气女神

  “你应该知道的,晋承不会在乎钱的。”顾以安淡淡地说道,“所以,你要多少钱都可以。”

  “呵呵,要多少钱都可以?那我要谈晋承的全部身家,也可以?”云静筱冷笑了起来。

  顾以安的声音分毫未变,“当然可以。不过谈晋承的全部身家就算是给你,只怕你也拿不起。而且,云静筱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做人应该有个度,你可以跟谈晋承索要大量的金钱,可以一次性带走的金钱,这才最适合你。不然的话,你以为在国内,你能拿走谈晋承的其他东西?”

  云静筱又不吭声了。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冷笑了起来,“你倒是很为我着想!”

  “当然。钱对于我来说不重要,对于晋承来说也不重要,所以能给你的,我们不会含糊。但是只有一个问题,我们要先见到孩子,否则的话,一切都是空谈。”

  顾以安这会儿已经冷静了下来。

  如果云静筱什么条件都不要的话,她一定会方寸大乱的,但是云静筱要东西,那就简单了。

  无非就是钱,其他的东西云静筱也不可能要,因为她知道自己要不起。

  所以,只要云静筱要钱,那简直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了。

  也正是这个原因,让顾以安在极短的时间里,掌握了主动权。

  “你要多少钱,我给晋承打个电话,立刻叫他让人去安排钱的事情。”顾以安立刻又说道。

  “你们会给多少?”云静筱冷笑。

  “这个我不清楚。我不知道谈晋承有多少钱,如果他只有一亿,我说让他给你十亿,这肯定是不可能的。”顾以安一边跟云静筱说话,一边看向了前排的阿远。

  阿远正在纸上写着:“拖延时间,定位云静筱。”

  顾以安看到这几个字的时候,立刻就明白了阿远的意思。

  只要定位到了云静筱在哪儿,那么就能找到云静筱,抓住云静筱,到了那个时候,一切就都不成问题了。只要抓住了云静筱,就不怕撬不开她的嘴!

  “一亿,十亿?你可真是太小看谈晋承了。”云静筱冷笑。

  “你知道的,我跟晋承结婚也才没多久,对他的资产实在是不怎么了解,所以我也并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少钱。因此,你得告诉我你要多少钱,我才能跟晋承沟通一下的。”顾以安放满了语速说道。

  云静筱忽然就大笑了起来,“顾以安啊顾以安,不过是一个孩子而已,值得你们花费这么大的代价吗?两个孩子,原本我打算扔一个,只留下一个的。但是后来想想,万一留下的这个孩子不能成事怎么办?反正养着两个小东西,随便给口饭吃不让他们饿死就行了,从垃圾桶里捡来的丢给他们吃也行,也不会花我钱的,所以我就把另外一个也留下了,现在果然是有用了。”

  “……”

  顾以安的嘴唇金敏,攥着手机的手,青筋暴突,死死地咬紧牙关,努力不让自己对着电话崩溃发疯,她现在也不能奔溃发疯,因为她还要去救另外一个孩子!

  “是不是很难过?”云静筱冷笑着继续刺激顾以安,“难过就对了。你才是他们的亲妈,若是你都不难过的话,那才真是奇了怪了。你难过真是太正常了。如果我告诉你,那个小东西现在就跟流浪汉差不多,吃垃圾桶里翻出来的食物,住在垃圾厂,才不到五岁,就成了一个小流︶氓,甚至还染上了毒d瘾……你会怎么想?恩恩,我想你现在的表情一定很精彩,真想让你给我发个照片看看啊。”

  “……”

  顾以安还是纹丝不动,整个人僵硬得不能再僵硬了,她没发出一点声音,可是抱着顾以安的景姒,却是忽然尖叫起来:“安安,你的手,你的手在流血……”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顾以安的指甲已经掐进了自己的手心之中,手心都被掐破,不断地往外冒血。

  而且不光是如此,她的指关节还脱臼了。

  因为用力过猛,指关节脱臼,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可问题是,顾以安一点都不觉得疼,完全没有任何感觉!

  景姒看她的手指关节明显变形,直接就被吓得脸色惨白,“安安,你放松,你别这么作践你的手。这是你的手啊,你的手啊!”

  是啊,这是顾以安的手啊,医生的手,最宝贵的手,不能这么作践的。

  而且,就算是再怎么折腾自己,色情视频软件也于事无补不是吗?

  顾以安完全毫无反应。

  电话里的云静筱,显然也听到了景姒的声音,她立刻就笑了起来:“一起,倒是不错。”

  顾以安没明白云静筱这话是什么意思,她也没有功夫多想。

  云静筱就继续说道:“顾以安,你现在是不是恨不得杀了我?肯定是,不过很可惜,你不但不能杀我,还要乖乖地按照我的要求给我钱,让我远走高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