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一这一天,军区大院里的孩子总是挨家挨户的去拜年,说些吉祥话儿,讨大人喜欢顺便拿红包。袁家这么一个存在,拜访的人自然很多。

   自然也有些‘特别’有意思的人。

   “这就是袁阿姨请来的照顾东哥哥的小姐姐吗?”张军长的女儿张青青,是袁世东的小粉丝,平时也看到她去看袁世东打球的。张青青今天穿着大红色棉袄,梳着可爱的娃娃头,一双大眼眨着,盯着千灵看,脆生生的嗓音,让所有人都被她的话,吸引了过来。

   “青青,这个你要叫千灵姐姐。”袁妈妈掐了掐青青可爱的脸蛋,笑眯眯的。

   “是不是和王叔叔家的保姆姐姐一样,会做好多好吃的呢?”青青看似无辜的眼睛里,带着一丝鄙夷之色,瞬间闪过,可还是让千灵捕捉到了。

   王参谋长家的小保姆爬上王参谋长的床,最后闹得家里面鸡飞狗跳的事情,整个大院儿谁不知道。

   顿时大厅的气氛瞬间变得尴尬起来,袁妈妈脸色有些难看,看向青青的眼神带了几分探究。童言无忌这种话,其实不适合他们这种家庭,更加不适合已经十多岁的女孩。

   张青青上前,拉着千灵的手,极为娇气的昂起头,看着千灵,满脸天真的问着,“千灵姐姐,你也会做很多好吃的,对吗?我听大院儿里的人说了,你给东哥哥做的,都是好吃的。”

   千灵比张青青还来得天真烂漫,笑眯眯地说:“是啊,我做得东西,你的东哥哥都爱吃。”

   张青青以为千灵被人说是保姆,会羞愧的不知所措,谁知道她竟然大言不惭的说自己会做很多好吃的,而且还说东哥哥都爱吃,这让她不高兴了。

   张青青又凑到了袁世东跟前,满脸天真的看着袁世东,“东哥哥,真的吗?”

   袁世东眸光闪过不耐烦之色,不着痕迹的退了退,张青青表现出来的天真烂漫让他感觉不舒服。见千灵居然还学着她露出那冒傻的假天真,他有一种想收拾千灵的冲动。平日里袁世东不爱搭理女孩子,对于张青青的问话,他直接无视。

   长发美女绿茵下的邂逅

   这样的场面,让张青青十分尴尬,却让千灵感觉有两分好笑,真是一物克一物。张青青在张家可是出了名的娇娇女,受尽宠爱,加上长得好看,周围的小朋友都喜欢跟她做朋友。可是遇到袁世东,就没撤了,各种热脸贴冷屁股。

   “既然这样,你现在能给我做好吃的吧。”张青青一脸天真地指挥千灵干活,保姆嘛,自然要做保姆做的事。

   袁妈妈脸色沉了下来,要是她还没看出张青青对千灵的轻视,那她就白活了。

   “慧卿,你家青青也该去学学厨艺,那就不用劳烦被人给她做吃的了。”袁家人护短,容不得人家欺辱袁家的人。

   那个叫慧卿的美妇人,瞪了自家女儿张青青一眼,责备她今日话太多,随后便讨好地说:“青青是被我给宠坏了,我回去会训训她的。”

   今天过春节,袁妈妈并不想闹得大家太难看,可是袁世东却突然出声问:“这是传说中的白莲花吗?”

   千灵差点把嘴里的花茶给噗出来,心里吐槽着这熊孩子能不能别这么吓人,现在这种场面可不是探讨这话题的时候。

   张青青小脸涨红,先是恨恨地瞪了千灵一眼,随后便可怜兮兮地看着袁世东。袁世东此时却盯着张青青看了好一会,直直把人家看羞红了脸,却给了让人吐血的结论:“原来白莲花是这样的。”

   千灵闲来无聊总爱看韩剧,等,看到激动的时候,经常冒出‘白莲花’‘绿茶婊’‘公主病’‘蛇精病’等一系列奇奇怪怪的词语,原本袁世东并不懂,可是好奇研究了一把,感觉被毁了三观,对千灵的爱好鄙视得不行了。

   “哪里学来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袁妈妈心里虽然很是认同儿子的话,可是这大过年的,总不能给客人没脸,便装模作样训了袁世东一句。袁世东这一年来习惯了被父母当草了,所以拿着书继续看。

   “袁妈妈我还要给家里打电话,就不陪你们聊天了。”千灵怕留在这里,会给袁妈妈带来麻烦,毕竟张青青可是张军长唯一的女儿,自小就被宠的不行。要是真闹开了,老一辈脸上不好看。

   袁妈妈哪里看不出千灵的体贴,心里越加感觉张青青不讨喜了,笑着说:“记得帮袁妈妈跟曲爷爷说声新年快乐。”

   想着千灵是曲家唯一的孩子,如今被留在袁家生活,连大过年都不能回去,袁妈妈心里多了几分愧疚。

   千灵擅自离去,让这个张青青更加不高兴了。凭啥一个保姆,让她没脸。她张青青去哪里都是别人让着她,却在袁家这里,得要她让着一个保姆,她能高兴才怪。最重要的是,她觉得千灵必然在东哥哥面前说了什么,要不然东哥哥怎么会说她是白莲花呢。

   千灵就算看得出张青青对她的厌恶,也假装看不到。自己在任务里前前后后加起来已经活了几百了,追得上千年老妖精了,让她跟一个才十来岁的小屁孩玩耍小心眼,千灵可没那个脸。可是,要是张青青自己撞上来,那就另当别论。千灵不在乎拿她当教材,给袁世东上上课。

   想到曲家人在节日里会更加忙碌,千灵打消了此时打电话回家的想法。去了小厨房给袁世东炖了一个养身汤,刚弄好,转身便看到不知啥时候到了的袁世东,靠在门口用一直鄙视的眼神看着她。

   “电视都是白看的吧?”一朵幼稚的白莲花就让她退让到厨房去了,不嫌丢人。

   “以大欺小,有失身份。”千灵懒洋洋地还了一句。

   袁世东打量着比张青青还干瘪的小身体,眼神更加鄙视。可是,不得不承认,千灵身上是有着一种超出年纪的沉稳,虽然表面长得弱不经风,父母和爷爷奶奶都没把她当成孩子。

   “对了,老爷子想吃西红柿,你到后院的暖棚里帮我摘几个吧。”千灵被他看着心里发毛,赶紧想打发他。

   袁世东哼了一声,倒是听话,闪身从后门走了过去。而他刚离开,张青青便进了小厨房。

   “千灵姐姐,东哥哥在这儿吗?”张青青四处看了看,都没见着袁世东的影子,小脸笑得越加甜美。

   千灵随意地问了句,“找他有事?”

   “其实我也不是找东哥哥有事,我就是想来看看,你啥能力,让袁妈妈她们都那么喜欢你,你不过就是一个保姆厨子而已,没家世,没靠山。”张青青见小厨房只有她和千灵两人,便收起脸上的甜美笑意,撇着唇,一脸的鄙夷之色,似乎千灵是不干不净的人,让她厌恶极了。

   千灵心里冷笑两声,没想到张青青这娃还真没长脑,偏要撞上来。军区大院这种等级观念很深的地方,还真很难养出真正天真烂漫的孩子,除了袁世东这种因为身体不好,不得不困在家里,才会天真烂漫。但是,如今的袁世东也不天真了,腹黑的不得了。

   “就算我没家世,没靠山,又怎样,你家东哥哥喜欢跟我这个保姆厨子玩耍?”面对白莲花什么的,最适合扮演的角色便是恶毒后妈。

   “东哥哥只是可怜你,才会跟你玩。但是,你也只是配给东哥哥玩玩,没那个资格成为东哥哥的妻子。我这种才能嫁给东哥哥。”张青青目标可是非常明确,想成为东哥哥妻子。

   “你这么小就开始谈情说爱,你妈知道吗?你爸知道吗?”千灵感觉自己真的老了,居然不懂现在小孩的想法,她像张青青这个年纪的时候,想的是能不能吃得饱,从来不懂‘爱情’长啥样。

   “你……你……你这坏女人,我让袁奶奶袁妈妈把你赶出袁家,我看你还敢不敢嚣张。”张青青气得小脸涨红,总归是小,加上是受着良好的教育,骂不出什么难听的话。

   “我很害怕!!”千灵嬉皮笑脸的说,把人气得越加生气。

   张青青最后却是狠狠地撞上墙壁,直直地把自己额头撞出一个乌黑的大包,随后便撕心裂肺地大哭:“呜呜呜,千灵你干嘛推我,你就算不喜欢我,也不能这样推打我。”

   千灵满头黑线,这娃该不会《宫心计》这类型的电视剧看多了,连带上面的计谋都能灵活利用。

   “哇塞,为了我这个保姆厨子下这么大招,你不怕毁容?”千灵无言地吐槽一句。

   想到有可能破相,张青青哭得更加凄厉了,嘴里不忘说:“你这样打我,袁奶奶袁妈妈不会放过你的。”

   正在张青青不依不饶的时候,厨房的后门被推开了,袁世东拿着几个西红柿走了出来。脸上虽然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但是千灵能够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他对她的鄙视。怕是鄙视她太弱,被张青青地坑了一把。

   千灵摸了摸鼻子,表示自己很无辜。

   “东哥哥!”张青青捂着额头,可怜兮兮地走向袁世东,“千灵姐姐是不是不喜欢我,所以才会推我,让我撞了一个大包?”

   袁世东不着痕迹的躲开了张青青,嘴上却说:“痛吗,我带你去上药?”

   张青青见东哥哥主动跟她说话,倒是忘了再找千灵麻烦了,傻愣愣地跟着袁世东走了。草莓成人app下载ios版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