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想告诉你过去的事情,除非你能好起来。”沐初轻轻推开她的手,将她一双小手放回被子里。

七七吐了一口气,不知道这个阿初为什么性格这么怪,居然不愿意告诉她过去的事,可是,等她自己想起来……她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想得起来?

“乖乖的,等你好了,或许就能自己想起来了。”沐初给她掖好被角,站了起来。

感觉到他要离开,七七心里一慌,小手又往他的方向探索了过来。

沐初握上她的手,再度在床边坐下。

看着她眼底的慌乱,他无奈叹息了一声,柔声道:“我陪你躺一会,等你睡着了我再出去,我还有点事要忙,你自己睡,回头我再来找你。”

她还是觉得阿初的脾气真的好奇怪,陪她睡就陪她睡嘛,还要告诉她等自己睡着之后他就会离开,有人哄别人睡觉是这么哄的吗?哄得她一点都不安心。

可在他躺下来与自己躺在一起之后,闻着他身上那股让人莫名熟悉的味道,心又不自觉安了下来。

她轻吐了一口气,轻声问道:“万一我一直都想不起来呢?”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沐初拍了拍她的手,把她伸出来的手放回到被子里,柔声道:“快睡,要是还睡不着,等会我也没工夫陪你。”

七七抿着唇,也不知道他究竟是疼她还是不疼,说话一点都不像是在哄人。

她侧过身,背对着他闭上眼,虽说不困,可躺下去没多久之后,竟也沉沉睡过去了。

夏日绿色草坪上大眼睛俏皮少女

听着她平稳的呼吸声,沐初盯着她的侧脸盯了许久,虽然舍不得,却还是从床上翻了下去,又给她掖好被角,才举步离开寝房……

七七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又是在爆竹声中被惊醒过来的。

醒来时房间里只有她自己一人,才刚从床上坐起掀开被子,房门忽然又被轻轻推开。

沐初走了进来,走到床边,不说什么话,拿了衣服给她穿上,又出门端了一盆温水,给她洗漱好,才牵着她走出寝房,沿着长廊到了偏厅。

“今天是小年,我多做了点菜,你尝尝。”扶着她走到桌旁坐下,他把筷子塞到她手里,自己拿着筷子夹了菜肴放在她碗中。

“不常下厨,味道或许不怎么好,要做好心理准备。”他道。

七七冲他所在之处浅浅笑了笑,便拿起筷子捧着碗,摸索着吃了起来。

菜的味道确实不怎么好,但也不至于难以下咽,她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男子,却总能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一份温润如玉的气息。

心里猜想着阿初一定是个美男子,要一个美男子亲手做羹汤,也难为他了。

所以她一点都不挑剔,他给她什么,她便全都咽了进去。

直到他把一块鱼肉放到她的碗里,她夹了起来刚凑到唇边,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便有一股难受的气息迅速涌到胸臆间。

她忍了忍还是没忍下来,迅速丢下碗筷霍地站起,就要往一旁奔去,可眼睛看不到,走出去的时候一不小心便绊到了椅子。

沐初始终在她身旁,她的脚才刚撞在椅子上,他已经大掌一挥,将那把椅子挥了出去。

七七忍得好辛苦,在他扶住自己那一刹,她终于忍不住推开了他,火力娱乐一转头,哇的一声便吐了起来。

这一口吐了之后,立即便开始了一轮没完没了的呕吐,刚开始时还有东西吐出来,到了后面就只剩下苦水了。

哪怕什么都吐不出,她还是不断在吐,吐得极其辛苦,吐得连眼泪都溢了出来。

好不容易在熬了两柱多香的时间之后,那股呕吐的欲望才渐渐淡去了些。

沐初立即端过茶水让她漱了口,扶着她回了房让她躺到床上,他道:“我再去给你熬点清粥,晚点再吃,你先歇一会。”

七七心里其实有点慌,不知道自己究竟什么了,在他离开的时候,她胡乱挥了挥手,正巧揪上他的衣袖。

“怎么了?”他回头看着她,看到她这副无助的模样,心头一软,只好在床上坐了下来,轻声道:“没什么大碍,只是……只是因为怀了身孕。”

一句“怀了身孕”,让七七吓得睁大了双眼,可不管她把两眼睁得有多大,依然看不清眼前任何东西。

握住他大掌的小手不断在轻颤,她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恐慌。

怀孕,怀的是谁的孩子?是不是他的?她怎么怀的身孕?又是什么时候怀上的?她和他真的是夫妻吗?可是……她为什么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知道自己怀孕了之后,那份无助感空前浓烈了起来。

“阿初。”她轻轻唤了一声,声音有点沙哑,整个人都冷了几分。

别人怀孕都是喜悦的,可对她现在的情况来说,她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她连她自己是谁,怀的又是谁的孩子都不知道,阿初什么都不告诉她,甚至她连怀孕他都不愿意跟她说清楚。

这份无力的感觉,有谁能明白?

“别想那么多,先歇一会,我很快会回来。”他轻轻推开她的手,扶着她躺了下去,又给她拉上被子,才转身要离开。

七七却还是挥着手拖上他的大掌,看着他所在之处,哑声问道:“孩子……孩子是谁的?是不是你的?你是我的丈夫吗?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沐初只是一直安静看着她,看着她眼底满溢的慌乱,直到她把所有的问题都问完,他才握了握她的手,想说话却不知道说什么。

沉默了许久他才柔声道:“再睡一会,等我回来了再说。”

说完推开她的手,这次不再回头,转身离开了寝房。

感觉到寝房里又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七七揪着被子,用力咬着下唇,心里酸酸的,这一刻,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他为什么不愿意告诉她?她腹中的孩儿究竟是谁的?是不是他的?

不过这么简单一个问题,为什么都不愿意和她说清楚?

手不自觉往小腹处探去,落在肚子上轻轻揉过。

她甚至连她怀了多久的身孕都不知道,阿初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她?

如果只是自己一个人,她还可以忍着许多事情不问,等她身体好起来,或许就能想起过去的事。

可现在……肚子里有了个未成形的孩子,她的心情怎么还能轻松起来?一个女人怀了身孕,却连自己的孩子是谁留下的都不清楚……

她用力握着五指,心里惆怅万千,眼泪不经意便滑了下来,就这么睁着眼看着眼前黑漆漆的一片,也不知道淌了多久的泪,房门终于又被推开了。

她吓了一跳,下意识执起袖子把眼泪擦干,才从床上坐了起来,凭着脚步声看着进房的人。

其实每次房门被推开有人进来的时候,她心里都有几分不安和紧张,直到闻到他的气息,感觉到那份熟悉,她才松了一口气。

她真的很怕房间里头忽然闯入其他人,那些她不认识的人。

虽然她已经把眼泪擦去,沐初还是能看到她眼里的泪意,他把手里的药搁在床头矮柜上,在床边坐下,拿起自己的衣袖为她拭去残余下来的泪珠,声音依然柔和:“为什么哭,心里难受?”

七七咬了咬唇,看着他的方向,心里有着难受,更多的是不安。

他不愿意告诉她孩子是谁的,她已经猜到了,这个孩子定是来路不明,一定是因为她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去。

一想到自己连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眼角的泪又不自觉滑了下来。

这脆弱的模样,让沐初看着好心疼,他执起衣袖依然在给她拭泪,却不知道该对她说什么。

他在犹豫着,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她事实。

可她现在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又如何能想起来过去和楚玄迟的一切?若是想不起来,告诉她又有什么意义?万一她问起孩子的爹为何不在她身边,他要如何回答?

就这么沉默着,她偶尔滴落两滴清泪,每每都是他立即执起衣袖为她拭去,两个人的相处说不出的怪异,可却融洽得让人无法挑剔。

只是一想到自己的过去或许很不堪,七七的一颗心便完全松不下来。

她揪紧被子,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就这么坐着,直到沐初把那碗药端起来,吹了吹凑到她唇边柔声说:“药凉了,先把药喝了。”

她才蓦地回过神,摸索着把药捧了起来,刚咽了一口便皱起了眉。

沐初道:“苦口良药,我手上没木糖子,下次在药里放点木糖子,药便不那么难喝了。”

最近都在照顾着她,又因为这里只有他和七七两人,他不敢离得太远,很多药都不在手上。

知道她怕苦,只是无奈。

七七这次出乎他意料的乖巧,什么都不闻不问,捧着药皱着眉,哪怕药苦也艰难地一口一口咽了下去。

直到她把最后一口药都喝完,沐初才把碗接了过来放在一边,拿来软巾给她拭去唇角的药汁,温言道:“我在熬着清粥,还没有这么快好,你要不要再躺一会,等好了我再叫你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