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小女人难受的咳嗽,大口大口的呼吸,乌黑的头发,发梢滴落着海水。

墨北宸紧紧的搂着她的腰身,她的双脚离地。手下意识的抚了一把,脸上的海水。

海水不深,刚刚到墨北宸腰间的位置。

他冲着兴许是羞涩,也兴许是长久憋气,导致脸红的小女人,宠溺的微笑起来。

“在干嘛啊?咳咳……就算想找死,那也不要拉着我一起啊……咳……”秦雨筱急促的喘息,气得直用手打着他。

“呵呵……就算我死,我也会保护,不会让受到一丝伤害的。”墨北宸温柔的笑着,那言辞显得极度的宠溺。

“这算是对我的保护吗?明明知道我害怕水,却还要这样对待我,怎么那么可恶啊?呜……”秦雨筱哭诉着,用手捶打着墨北宸的身体。

“海水很浅的,淹不死人。”他把抱着的小女人,放在海水之中。她比他要矮一些,海水到达的位置,在她腰间以上。

“一碗水都能淹死人,这么深的海水,却说淹不死人。那是因为我还没有死,我若死了,就是杀人犯。”她用力的推开墨北宸,蹒跚着脚步往岸边走去。

“喂,等等我呀。”墨北宸望着小女人的身影,笑得更加迷人。

“别过来。”她听到身后,男人在海水中,行走的脚步。大声的呵斥。

“还生气呢?能不能不生气啊?”他可不听她的话,一味的跟在她的身后,担心她脚步不稳,一会儿一头扎进海水中,又得呛得猛然咳嗽。

如梦如幻清纯美女好似梦蝶恋花

“啊……”

果不其然,秦雨筱没走几步,因身体的重心不稳,整个人都往前扑去。墨北宸迅速伸长手臂,一把将她给攥了回来。

“生气的人对身体不好,还容易摔跤,这就是最好的证明,怎么就不听我的话呢?”尽管他扶着小女人,可她的身体,依旧往海水里面倾去。

“别碰我,放手。”秦雨筱挣扎着,真是越看他,越是生气。感觉这家伙就是故意在整她。“放开我呀……”

“是自己说的,那我就放手了。”墨北宸搂着小女人的腰间,作势往下面放了一点,她的身体明显往下面沉去。“我真的放了……”

“放手,放手,放……”她情绪越发的激动,不等她叫嚣完,墨北宸就顺着她的话,把搂着她腰间的手松开。她顿时沉了下去。“救命……”当她的脑袋,就快要沉入海水中时,她下意识的用双手,紧紧的攥着墨北宸的手臂。

某个大男人就那么愣站在原地,跟个木头似的。一任小女人抓着他。

他高高的昂起下巴,装作一幅完全不认识她的模样。不反抗,但也没有帮衬的意思。

海沙击打起的海浪,这会儿又渐渐的变高。秦雨筱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浮了起来。那攥着墨北宸手臂的手,力气快要透支了。

“就不能拉我一把吗?呜……”小女人见他无情的样子,气得哭了起来。

“我是扶不是人,不扶也不是人。到底想要我怎么样嘛?”大男人垂眸正视着她,一幅生无可的表情。

“那我现在让扶我啊,把我带到沙滩上去。”她吸着鼻子,委屈的喃喃道。

“这可是自己说的。”闻言,他才把她从海沙里捞起来,横抱着她。“把我抱紧了,海浪这会儿这么大,我若没有走稳的话,说不定两个人一起扎进海水里,到时候可别又怪我,没有好好照顾。”

“哦……”小女人嘟嚷一声,用那修长的手臂,环抱着他的脖子,不过只是那么轻轻的抱着,以防摔进海中。

墨北宸抱着她往沙滩走,为了与她更亲近一点,故意装作一幅差点摔倒的举动。

“啊……”秦雨筱大叫一声,原本只是轻轻搂着他脖子的手,顿时加重了力道,用力的抱着他,连同脸颊,也都一并贴在了他的胸膛。

墨北宸欣然一笑,在海水里迈着矫健的步伐,大步朝海滩上走去。

在离沙滩还有一段距离,只是海水已经到脚的小腿肚子时,秦雨筱立马就翻脸了,猛然从墨北宸的身上挣扎下来。

某个大男人被她推了一把,一屁股坐在沙滩上,那无辜的小模样,无疑是被某人给遗弃了的感觉。

“喂?好歹我也是的救命恩人,不带这样的吧?”墨北宸双手支撑在沙滩上,用最幽怨的眼神,望着那个小女人。

“墨北宸实在是太过分了,这里是哪里啊?为什么到这里来啊?”秦雨筱走了好长一段距离,只能远远的看着,对面那栋酒店,以及豪华的别墅。来时的马路,具体在什么方向,她完全不清楚。

“在出租车上不是告诉过了吗?这是海边度假村呀。”

“我要回去。”她双手插腰,回到他跟前,愤怒的咆哮。

“……”墨北宸叹息一声,手支撑着自己的下巴,目光依旧十分的幽怨。“秦大医生,能否告诉我,我到底哪里做得不对,哪里惹生气了,只要说出来的话有道理,我一定向道歉。把这海沙当成键盘一样,跪在的面前。

我墨北宸说话算数,绝对不会耍赖。”他很严肃的说道。

这样无理取闹的她,让他感觉很疲惫。即便她的样子看起来,像在撒娇,可是赌气的意味,实在是太浓厚了。

他兴许很快,就要去执行自己的工作,很快就会离开这里。他希望他跟她在一起的日子,都是甜甜蜜蜜,不要因为一点小事,而闹得不可开交的地步。

他昂起脑袋,刺眼的阳光,刚好笼罩在他的脸上,而小女人居高临下的身姿,半垂着的脸蛋,形成一抹阴影。给他的感觉,心里顿时有种说不出来的疼意。

他伸出手去,一把握着她的手。就那么愣愣的看着她。

小女人的目光,对视着墨北宸那双幽怨,又无比凄凉的眼睛,同样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她深信不管她与墨北宸之间,再插足多少女人,都无法把他们俩给拆散。所以,她才会同意,与彭凤妮公平竞争墨北宸,不管那个女人使用什么手段,她都不用害怕。

可是……真当彭凤妮与墨北宸亲近的时候,她又会显得很生气,那是吃醋肯定没有错的。她却不愿意承认。

她这是在做什么呀?自己的错,却要怪在他的身上。这对于他来说,真的很不公平啊。

“跟别的女人一起吃饭,吃她做的饭,跟她眉来眼去。那就是最大的错误,难道这样的,还不知自己错在哪里吗?”半晌,秦雨筱在心里打好草稿,大声的对他说出来。

“我……”他微微张开嘴巴,却有种有嘴难解释的感觉。“我和彭凤妮她……”

“还敢说‘和彭凤妮’,就那么想跟她在一起吗?还把们俩说在一块儿?”她趁机质问。

“我不是要吃她做的食物,而是不希望饿着肚子,或者是吃一点,缺乏营养的早晚餐。

我是故意让她做的,其实就是想要她给做饭而已。

如果说今天的事,让不开心了,可也和那个王兴林一起,共进了午餐啊。要说生气的话,我是不是也应该生气呢?”墨北宸说得头头是道。

“那又不是我叫来的,是韩友莉打电话给他的,我压根就不知道,他今天会来餐厅啊。

更重要的是,今天在餐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