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部长,久违了。”

   智通大师和姚道长一起起身,各自还礼。

   赵小花在韩部长进来之后就似有了主心骨,立时挪到韩部长身后。

   重山听到韩部长的声音,立刻惊喜的看了过去。

   而正被重山伤了心,满心愤怒难受的张燕面带阴郁的看向韩部长。

   “阿扬!”重山叫了一声。

   “你来干什么?”张燕则是没什么好脸色。

   韩部长看都没有看这两个人,而是走到沈天豪身旁:“沈这主,叨扰了。”

   “无妨。”沈天豪指指一旁的沙发:“坐吧。”

   韩部长从善如流的坐下,重山赶紧挪到韩部长身旁:“阿扬,你好久没回家了,我和你张姨都想你……”

   韩部长冷冷一笑:“你想我或者是真的,但那个女人只怕想我死呢。”

   “你怎么说话的。”张燕更加生气:“会不会说话,说的没一句人话,有你这么和亲生父亲说话的吗?你的教养呢?真是没素质。”

   女孩貌美如花续写毕业完结篇

   “亲生父亲?”

   沈临仙和周丽丽同时一惊。

   沈临仙更是仔细的打量韩部长和重山,发现这两个人长的还真的有点像呢,尤其是脸型还有眼睛,都像极了。

   只是韩部长身上威势日重,别人看他多数的时候只在乎他身上的气势,并不会仔细看他的模样,所以难免忽视这些。

   就算是沈临仙,看到重山的时候只觉得有些面熟,可也没有想过他和韩部长相像。

   韩部长对着沈临仙和周丽丽点了点头,同时转过头和智通和尚说话,一丝理会张燕的意思都没有,反倒显的张燕泼妇一样没有风度。

   张燕气的脸都紫了。

   重山有几分难堪,但还是端着笑脸问韩部长:“阿扬,最近忙不忙,如果不忙,就多抽时间回去看看。”

   张燕深吸一口气,对韩部长道:“是啊,你爸整天念着你,在家里给你准备了好多东西,就盼着你能多回去住呢,对了,小筠这段时间也念着你呢,再过两天她就会来京城找你。”

   韩部长的脸上更加冷若冰霜,叫在他旁边的智通和尚都忍不住想打寒战。

   沈临仙拉周丽丽坐下,虽看着她脸上在笑,她心里却是乱极了的。

   她完全没有想到韩部长会是重山的儿子,那个据说和她有婚约的重家少爷。

   韩部长姓韩,而重山姓重,任是谁都不会把两个人牵扯到一起。

   然后,沈临仙忽然想到赵小花曾说过韩部长的母亲叫韩晓娟,一下子,她的念头就通达了,韩部长应该是随母姓的,而他不愿意承认重山,所以,在韩晓娟去世之后,也没有把姓氏改过来。

   沈临仙看着韩部长冰冷的一张脸,更加心乱如麻。

   她一时走了神,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就看到赵小花扑上去要抓张燕的脸,而张燕执剑对着赵小花,眼看着就要大开杀戒了。

   沈临仙想都没想,一张金钢符扔过去护住赵小花,对张燕冷笑道:“重伯母,这里是沈家,由不得您打杀我沈家的客人。”

   沈天豪面沉如水,看来是真生气了。

   他站起身,对张燕道:“我还在这里呢,由不得你胡闹,你退到一边去,现在先帮这位孙同志把盅虫引出来为上。”

   说话间,沈天豪随手一指张燕,就把张燕定在当场。

   沈临仙轻轻笑了笑,知道沈天豪这是用了高品阶的定身符。

   饶是张燕厉害,可她的修为以及见识都远不及沈天豪,自然就这么被定住了,气的她瞪眼立眉,可怎么都动不了一下。

   赵小花则被韩部长拽住,韩部长眼光阴冷的从张燕身上划过,似要将她凌迟一样,叫张燕都跟着心寒。

   他拉着赵小花轻声道:“先救孙志强要紧。”

   赵小花只能忍辈含恨点头,但还有些不甘心,忍不住嘴里抱怨:“张家都是什么人家?怎么能这样?你们张家的姑娘是想男人想疯了吗,全天下这么多男人还不够你们睡,怎么偏偏要抢别人的丈夫,我真的不明白,你们长的也不错,家世又那么好,肯定不是嫁不出去,为什么就……就这么胡闹,就这么自甘下贱呢?”

   张燕听了这话,气的脸色更加难看,一双眼睛怒瞪着。

   她要是能动,不要怀疑,她现在立刻就能把赵小花大卸八块。

   沈天豪蹲下来,仔细的看过孙志强,暗暗叹息:“这盅不好弄啊。”

   智通也很为难:“老和尚我也没见过这样古怪的子盅。”

   姚老道则看向张燕:“既然这个男人是张家的姑娘的丈夫,那他身上的盅,咱们就要问张家姑娘了。”

   沈临仙点了点头,对胡管家道:“胡爷爷,你立刻带人去把张笛请过来。”

   胡管家看了看沈天豪,沈天豪怒道:“大小姐吩咐没听到吗?我都说过多少遍了,大小姐说的话就等于是我的意思。”

   胡管家连声赔罪,赶紧带着人手出去布置。

   赵小花一直紧跟着韩部长,重山也一直在关注韩部长,时时刻刻都想插上一两句话。

   而赵小花则十分警惕重山,时刻防备着他。

   沈临仙回头看到这一幕,都有些替韩部长头疼。

   重山见接近不了韩部长,就转而求其次,开始围着沈临仙打转。

   他悄声问沈临仙:“临仙啊,你告诉伯伯,你和阿扬是怎么认识的?”

   沈临仙轻轻一笑,不经意道:“路上走着认识的。”

   重山明显的不信,却也没有紧抓住不放,他笑问沈临仙:“你看阿扬不错吧?你们既然认识,又是朋友,肯定知道他品性都好,最是靠得住有担当的,这样的好男儿给你做未婚夫怎么样?”

   沈临仙瞅了重山一眼:“重伯伯,我才十三岁。”

   重山摸摸鼻子,虽然和一个十三岁的少女说什么订婚的事情有些尴尬,可他还是有些不愿意放弃:“十三岁正好,你还小,不明白有些道理,这找婆家啊,得早点找,免费黄色直播盒子要是找晚了,好的都被别人抢了,你看我家阿扬长的又好,能力又强,又会挣钱,人品学识都好,这样的好男儿打着灯笼也难找,你要是不抓紧点叫别人抢了,往后可有的后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