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桃红进来,她同样被折腾得面色憔悴,但还强打精神支应着翊坤宫里的事,至于两位此刻又能好好说话,她也不奇怪,一切都是之前计划好了的,在惠嫔的授意下,她家主子犹豫了三四天,疯疯癫癫的郭贵人差点咬伤她之后,她终于想通了。郭贵人逃不过一死,不要白白浪费,合着惠嫔演这场戏,让她在德嫔娘娘面前,做一回有情有义的好姐姐。

   “郭贵人入殓了,她的太监宫女们要不要持服,要不要……”

   “持什么服,只是个贵人而已。”惠嫔疲倦得立起来,似要走了,“一切从简吧,荣嫔刚才也不过是客气几句,她怎么会去碰钉子,为了这样一个人求恩典?既然收拾好了,我也不好久留,反正一律都有规矩,你们配合着就成,不需要操心。”

   惠嫔又嘱咐宜嫔养养精神,便领着下人走了,桃红送客回来,才进门就听主子说:“把她手下的人都叫来,我有话说。”

   桃红应下,不消时刻便在内殿里聚集了宫女太监,宜嫔也不顾神情狼狈,大方地面对她们,和和气气地说:“她在世时对你们都不大好,动辄打骂,屋子里时常鸡飞狗跳,我想管,又碍着面子不好插手。如今她没了,你们可能要散去宫里各处干活,我想着,还是去求了恩典,把你们留下来继续照顾翊坤宫,在这里做些闲散的事,总好过去了别处让人欺负。”

   众人都磕头谢恩,说宜嫔慈悲,想来这些宫女太监都被郭贵人折磨怕了,之前一段日子又伺候着一个疯疯癫癫的人,八阿哥临盆那天郭贵人跑出去他们没被牵连获罪,也是宜嫔说开口为他们求的情,现在个个儿都把宜嫔当活菩萨一样。

   宜嫔又道:“可既然留在这里,你们就要好好忠于我,从前我妹妹什么光景,你们该忘的都忘了,只当从来没这么一个人。不要觉得我无情,她身前我对她极好,死后悲悲戚戚只会耗尽了自己的福气,你们也知道,我好了你们才会好,等我将养些时日,翊坤宫还会是从前的风光,皇上还会常常来,你们要殷勤照顾好这里照顾好我,宫里的人欺负不到你们头上来。”

   大家都异口同声地效忠,宜嫔让桃红赏赐银子给他们,又让他们继续去善后妹妹的事,而太后也从宁寿宫发来旨意,说皇帝如今奉移两位皇后入陵,郭贵人的丧事一切从简不得有所冲撞,只是念她生养恪靖公主,且宜嫔身为亲姐犹在,给母家的抚恤以嫔位的规格,也算是一份哀荣。

   太后这样的决定传到慈宁宫时,太皇太后已经从大佛堂出来,听说给郭贵人家里嫔位规格的抚恤,只是一笑:“我这儿媳妇,太心软了,这样的人一身罪孽,给她哀荣做什么?”

   岚琪跟在身边不敢说话,扶着坐下后侍奉了茶水,便屈膝要给太皇太后捏捏腿脚,却被拉起来共同坐在边上说:“待我百年之后,宫里就只有太后做主,可她年轻时不经事,如今又夹在我和皇帝中间,她什么都不会不懂,我一点也不怪她,是她的福气也是她的无奈。但我如今盼着你将来有所成,可以把这宫里的事料理得滴水不漏,我知道你有学本事的聪明,可你也生得一副菩萨心肠,岚琪我问你,你若是太后,怎么下旨?”

   岚琪一愣,脑筋转过来了便应答:“臣妾也会给郭贵人哀荣,不为别的想,就为了恪靖公主,她长大后若被人轻贱可怎么好,她可是皇上的女儿。”香蕉视频污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