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的直播软件 在通往上河村的碎石子路上,一辆黑色的轿车平稳的行驶着。

   车内,冯凯不住的扭头去看后座上的女子。

   女子坐着,显的很沉静,她的坐姿很优美,身形也很好,看样子就是一个家教很好的女子。

   冯凯看了一会儿,关心的问:“刘玲,你有没有哪儿不舒服?要是身上不好,就,就说出来,别自己忍着。”

   女子静静的回答:“谢谢,我很好。”

   冯凯笑了笑,但想到女子的遭遇,又是满脸的心伤:“这一次我带你去找一位大师,她年纪虽小,可是本领却不小,你别,别以貌取人啊,要是得罪了她,我们还真再也找不到能帮你的人了。”

   即使在车内,暖气开的很足,可女子穿的还是很厚实,头上戴着帽子,帽子上挂了像古时候的帷幔一样的东西,将她整张脸遮住。

   不过,从女子露面外面的纤纤玉手来看,这个女子定然是个很漂亮的姑娘,说不定有倾国倾城之貌呢。

   眼看着到了上河村,冯凯和司机说了他打听来的地址。

   想到呆会儿就能看到沈临仙,冯凯脸上露出笑容来。

   车子进了村,驶过河边那段路,才要拐弯的时候,不想从另一侧猛的冲出一辆车来。

   两辆车几乎撞到一起。

   清纯的她宛如白花

   冯凯吓了一大跳,要不是他系着安全带,这会儿恐怕整个人都蹿出去了。

   他顾不是自己,先回头看刘玲,见她安安静静的坐着不言不语,倒是挺心疼这姑娘的,同时,对于猛然冲过来的那辆车多了几分怒气。

   冯凯拉开车门朝外吼了一句:“不看路啊,这么大一辆车看不到啊,眼瞎啊……”

   然后,那辆车内,也有人拉开车门吼道:“眼瞎啊,这么大一辆车看不到啊……”

   冯凯看到拉开车门犯吼的那个小姑娘的脸,一下子怔住了:“是你?”

   车内的女孩跳了出来,指着冯凯才要骂,一听冯凯这么说,也跟着愣住了。

   “你是叫朱莉吧?”冯凯的记性还是很好的,一瞬间就认出了朱莉。

   朱莉打量冯凯,过了一会儿才想起他来:“就是你这个莽撞鬼啊!”

   冯凯:……

   “我说你怎么回事,怎么每回碰见你都没好事。”朱莉皱皱眉头:“哎,你把车往后靠靠,叫我们先过去吧。”

   冯凯想了想,觉得自己大人不计小人过,好男不跟女斗,虽然有些不情愿,可还是坐到车上叫司机倒了倒车,等着朱莉的车先过去,他才跟上。

   两辆车一前一后走了一会儿,前头的车又停了,朱莉下车敲了敲冯凯的车窗。

   冯凯把玻璃摇下来:“怎么了?”

   朱莉皱眉:“我说你老跟着我干嘛?”

   “呵。”冯凯冷笑:“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凭什么就是我跟着你?”

   “那我在前你在后……”朱莉挺生气的:“我知道我虽然长的好看,气质也不错,你对我可能有点什么心思,可追女孩子不是这么追的。”

   “哈?”冯凯气的大笑两声:“什么叫追女孩?你还以为我追你啊,我说朱莉你也太自恋了点吧,我还告诉你了,这世上就剩你一个女人了,我也不会追你的。”

   “死鸭子嘴硬。”朱莉插腰:“别跟着我了。”

   “怎么就碰上你这么个疯婆子。”冯凯气的连连笑问:“这路是你家的?谁规定这条路只有你一个人走,别人就走不了了?还有,你一个米国人,你来上河村干什么?别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吧?”

   朱莉也乐了:“哈,还说不是追我,连我是米国人都知道了,还不承认。”

   冯凯一阵头疼。

   坐在车子后面的刘玲这时候开口了:“这位朱小姐,刚才凯哥说话有些不中听,我代他跟你道个歉,我们这次来上河村是求医的,并不曾想到能碰到朱小姐这个熟人,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海涵。”

   朱莉没想到车子里还坐着一个女人呢,又听刘玲十分礼貌的和她解释,一时间还挺尴尬的。

   她红着脸看看冯凯,再看看刘玲:“算了,看在这位小姐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

   说完,朱莉强撑着回到车上。

   才坐到车上,朱莉就双手捂着脸,使劲的想给自己的脸蛋降降温。

   实在太丢人了啊……

   在米国的时候,朱莉追求者众多,好些人对她死缠烂打的,搞的她烦的不行,然后看到冯凯的车子跟着她的车子,她自然而然就想歪了。

   没想到人家不是追着他的,而是求医来的。

   想想其中的误会,朱莉简直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丢死人了呀。

   沈家

   今天又是蔬菜采摘的日子,吃过早饭,沈临仙在家照顾朱雪,剩余的人都进大棚里去帮忙收菜去了。

   沈临仙才给朱雪泡了茶,两个人坐在屋子里喝茶聊天,就听到外头有汽车鸣笛的声音。

   她赶紧开门,朱莉猛的从车内蹿了出来,一下子抱住沈临仙:“哎呀,想死我了,临仙,我要吃大鸡腿,我还要吃火烧,还有……”

   朱莉的话没说完,后头又有一辆车来了。

   冯凯推门出来,对着沈临仙一笑:“临仙,好久不见。”

   沈临仙抱了抱朱莉,又对冯凯笑了笑:“我说怎么今天眼皮子老跳啊,原来是你们要来,赶紧屋里坐。”

   朱莉笑着挽了沈临仙的胳膊,小声道:“妈妈可能明天或者后天才来。”

   沈临仙点头。

   然后又看冯凯打开车门,从里头扶出一个戴着帷帽的女人来。

   沈临仙上下打量这个女人,在她身上看出一些不对劲来,她皱眉:“这位女士……”

   冯凯强笑一声:“进屋说。”

   一行人进了屋子,朱莉也不是没有眼色的,见冯凯这些人应该是有什么事要求沈临仙,就去朱雪屋里陪她。

   沈临仙引着冯凯和刘玲在堂屋坐下,烧了水泡了茶端过来。

   她对冯凯笑了笑,又指指刘玲:“这位女士是……”

   冯凯看向刘玲:“她是刘奶奶的侄孙女,前一段时间她得了一种怪病,我们找了好多医生,中医西医都瞧了个遍,可总找不出病因来,后头实在没办法了,我妈说当中邪治治,我们真是被逼的不知道要怎么办了,所以才来打扰你的,你能不能帮她看看。”

   “怪病?”沈临仙打量刘玲,只觉得她很古怪,可到底怎么了却有些看不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