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口气之余,叶妩的心底便是暴怒不已!

   该死的!

   那群看守保镖们,到底是干什么吃的?!连个柔柔弱弱的女人都看不住,亏她每年在那群看守们身上要散数百万的薪资,到头来,一群神情体壮、特种兵退役的大男人,居然看不住一个女人,让她就这么跑出来?!

   叶妩更恨的则是刚刚被乐南堵上嘴拖下去的叶筱筱,这个该死的贱人!她什么时候跑出来不好,偏偏这个时候跑出来,她们母女俩做了那么多错事,叶妩自问还算宽厚,看在爸爸的面子上,只是让他们在别墅里伺候老太太,但锦衣玉食的,从未断过……

   这般还不够,她们居然还敢出来惹事?!

   叶妍也就罢了,那毕竟是她的亲妹子,叶妩不想背负上杀了自己亲妹妹的名声,可叶筱筱和何敏芝这对母女……呵呵,弄死她们,简直毫无心理压力!

   既然你们母女放着大好的日子不过,非要来找麻烦,那就别怪我叶妩心狠手辣了!

   叶妩脸上绽放着优雅雍容的微笑,长袖善舞的打着圆场,还冲着韩家人歉意的颔首了一下,可那双黑漆漆的眸底,哪里有半分笑意?反而充斥着冷厉的光芒,让人忍不住脊背升寒!

   众多宾客们虽然心知肚明,这个叶筱筱是叶家的私生女,但既然人家叶妩已经给出了合理的理由——养女发疯,他们也不好意思在这件事上过多纠结,只能意会的彼此对视了一眼,挪开了视线,养女冲到婚礼上大闹一场,也幸而叶妩雷霆手段再加以圆滑态度,将局面转寰,不然的话……嘿嘿,叶家这场婚礼,算是闹了天大的笑话。

   而坐在首排席位的韩家,却一个个脸色阴沉得几乎快要滴出水来,就差点在脸上写着四个大字——我很生气!

   韩叶这场联姻,除了韩老爷子和韩家二房以外,其他三房本就不乐意,谁让叶妩给的钱全都用在了二房身上?他们不敢跟韩都生气,就只能怨上了叶妩,怨她给的钱不够多,甚至三个韩家儿媳妇为了搅黄这事,还故意挑拨韩都要让叶妩拿出她穿过的那件云纹凤凰图的嫁衣……

   现在,区区一个叶家的私生女,居然都无礼得闹到了婚礼现场来,还说什么叶世峰承诺过会等纳兰如卿死后,娶了她妈这个小三……呵呵,那你拿台上的韩琴当什么了?当你情人的替代品吗?你叶家丢得起这张脸,我韩家可是断然丢不起这张脸面的!

   氧气少女目光清澈柔情似水

   刚才要不是叶妩手段雷霆迅速,韩家几个儿媳妇几乎都要站起来把韩琴拉走了,要不是韩老爷子用眼神制止了他这几个儿媳妇,今天的这场婚礼,经过叶筱筱这番闹腾,还真就办不下去了。

   “老爷子!”老三媳妇满脸的不爽,压低声音道,“叶家居然任由着一个下贱的私生女跑来闹腾婚礼,这不是故意打我们韩家的脸面吗?简直太不像话了!您怎么还能咽得下这口气?就叶世峰这个德行,根本配不上我们家小姑子,依我说啊……”

   “那黄一龙就配得上了?”韩老爷子布满沟壑的老脸上,隐隐的流露出一抹嘲讽之色,眼底精光划过三媳妇的面庞,好像是刀子一般,刮得人生疼,“老头子是年岁大了,但还不至于老糊涂了!你们自己的小家,自然是你们自己说了算,可老头子我的亲女儿要嫁给谁,还轮不到你们几个嫂子、弟媳来做主!”

   说着,韩老爷子似乎气得哆嗦了一下,强行抚平心底的怒火,冷冷的笑道,“老头子我尚且还活着呢,你们就敢拿我女儿换钱财、换前程,真等我死了,小琴到时候说不准被你们卖到了什么地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之前干了些什么,故意挑拨老二让他去找叶妩要叶家的那件云纹凤凰图嫁衣,你们明知道那是叶家的禁忌,还敢从中挑拨,不就是想搅黄了这桩婚事,不就是因为你们没拿到钱吗?”

   老三媳妇面色一红一白的,有点难看,“哎呦,爸瞧瞧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啊,我们几个儿媳妇的,不也是在为小姑子考虑,怕她受委屈吗?你老人家把她当眼珠子似的疼爱,连小宁都要靠边站,我们哪里敢卖了小姑子啊?儿媳妇可真委屈死了!”

   “委屈不委屈的,你们自己心里最是清楚不过的,”韩老爷子嘲弄般的瞟了一眼几个儿媳妇,冷飕飕的笑道,“真当老头子我不知道你们私下里的那点猫腻吗?想搅合黄了小琴跟叶家的婚事,然后把小琴嫁进黄家,嫁给黄一龙当老婆……呵,黄一龙许给你们的三亿龙国币,你们三个儿媳妇自己分了,正好一家一个亿,不用给二房了,是吧?”

   老三媳妇脸色剧烈变换着,老爷子对这事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这事他们妯娌三人,可是连自家男人都瞒着的,老爷子怎么会知道?!

   心里的想法被拆穿,可老三媳妇也只能硬个头皮,讪讪笑道,“老爷子,你怎么就这么多心呢?我们不是觉着,今天叶家私生女跑出来大闹一场,这不是明摆着叶妩给我们韩家没脸吗?儿媳妇也只是为家族考虑……”

   “就算叶妩今天是故意给我们韩家闹没脸,你也得给我忍着!”韩老爷子肃然着脸色,淡淡的低声道,“你们别忘了,之前商量婚事那会,也是我们韩家非要人家叶家女家主才能穿的嫁衣,那会你给人家闹没脸,怎么不提?那会人家叶妩可是高抬贵手放过了这事……现在人家叶妩不管是不是故意给我们没脸,你们也得给我忍着!因为,这是我们韩家欠人家叶妩的!”

   老三媳妇顿时语塞!

   她还真就搞不懂了,当初那会,她和几个妯娌,知道韩都最是心疼韩琴这个妹子,想给她最好的东西以弥补这场婚姻,她们几个故意就以这一点切入,挑拨韩都向叶妩要求那件嫁衣……怎么现在这事,却成了韩老爷子放过今天这事的借口?!

   这……算不算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就在老三媳妇暗自恼怒不已的间隙,门外的乐南快步走了进来,朝着叶妩耳语了一番,叶妩显然面露诧异之色,略微点了点头,拍了拍司凛的手臂,压低声音道,“跟我走出去一趟,低调点,尽量别引起旁人的注意。”

   “怎么了?”司凛诧异。

   叶妩脸色骤变,略微沉默了一下,低声道,“君明翊来了……”

   司凛的瞳孔猛地微缩了一下,神色间满是疑惑不解,“他这个时候,不应该是自顾不暇,或者干脆准备鱼死网破吗?怎么会有功夫来参加你爸爸的婚礼?”

   叶妩的俩色,越发的难看起来,讥嘲的轻笑了一下,嗓音淡淡的,带着一抹寒凉,“他刚给我送完两份见面礼,接下来这第三件压轴的‘贵重礼物’,怎么可能再假手他人?自然是要……亲自送过来,才显得诚意十足了。”

   “第三份礼物……”司凛很快的便想到了,惊愕的看向叶妩,“刚才那个私生女……”

   “除了他会以利用女人来达到卑劣目的以外,还会有谁能有本事,把这般下作无耻的手段,玩得如此冠冕堂皇、得心应手?”

   叶妩的眸底现出一分鄙薄之色,勾了勾唇角,悄然转过身子,向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低声道,“第一件礼物,是叶妍,我不确定叶果的事是否跟他有关,这两个自然不用多说,第二件礼物,是叶筱筱……何筱筱和何敏芝,不过是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女人罢了,以他们的本事,如何能逃得过几十个退役特种兵的视线而无人察觉?很明显,是有人故意扰乱了这些守卫们的视线,或者……干脆下了狠手,另外一部分人从外接应,才让何筱筱顺利逃出去,而且能冲破楼下大堂的保安,顺利闯进顶层旋转餐厅里。”

   “就好像是我了解他那样,他也了解我,知道以叶筱筱的本事,顶多让我临时惊讶了一下,根本损害不了我分毫,所以,先前的这两件礼物只是个开胃菜罢了,真正的后招还是今天他亲自前来送的东西……”

   叶妩和司凛一边说着,一边悄然走了出去。

   他们俩走的时候,虽说已经足够低调了,可并不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台上的那对新人身上,关注这两位的,自然也大有人在,瞧着乐南回来跟叶妩耳语的几句,叶妩很明显的脸色闪过一抹不自然,拉着司凛匆匆向外走去……很明显,外面是发生了什么事。

   有好事者,类似于脸色发白、全身瘫软在椅子上的容止这种货色,自然是晃晃悠悠的跟了出去,旁人瞧着连南方五大族之一的容家家主都出去了,不管是作何感想的,居然也有不少人跟在他屁股后面溜了出去。

   等叶妩和司凛意识到,身后跟着不少人一起出来“吹风透气”时,已经迟了……

   “叶妩,好久不见。”

   君明翊微笑如是问候着,笑容缱绻,深棕色的眸子脉脉深情,如同当初……他与叶妩婚礼时的那副模样。91视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