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好。”他把相机递了回去,夸赞道。

   伊娜不知道这声非常好是夸奖自己的拍摄技术的,还是夸奖照片里的叶水墨,不过也没说什么,笑笑不说话。

   “对了,这模特挺奇怪的,今天居然坐公交车来富力酒店,我们在半路捡到她,把她带来的,不然估计她还得再走半个小时。”

   走路来?坐公交车?叶淼惊讶。

   次日,叶水墨从公交车上下来,昨夜她没怎么睡好,今天特地画了妆容,反正等下也要画更浓的妆。

   因为在想事,所以她甚至没有注意一辆保时捷就停在公交站面前,更加没有注意到叶淼咬牙切齿神情。

   这是故意的吗!

   “叶水墨!”叶淼咆哮,就算再怎么宠她,被无端端忽视这一点还是不能忍。

   叶水墨其实在吃包子,因为起晚了没时间吃早饭,而带着早点到现场吃又十分没有礼貌,所以她想趁着下车到别墅的这段距离赶紧把早餐给解决好。

   看见她噎住,叶淼也愣了,赶紧下车把人带上车,然后从一旁捞出一瓶水打开递给她。

   正在等车上班的人看见一帅哥随便把公交车上下来的女人带进了豪车,不知道应该羡慕好呢,还是应该嫉妒好。

   “从小家里不是这样教导的吧,走路不能吃东西,这点白学了?”叶淼有些怒气,看着她咳得眼泪一直流,面红耳赤的样子,又很心疼,语气便硬了点。

   软萌清纯女仆户外唯美写真

   叶水墨摆手,“我做志愿者的时候,有时候需要长时间呆在一个地方,没时间吃饭,我们都是狼吞虎咽的,有几次趴着吃都有的。”

   没听见回应,她侧头看,发现叶淼在皱眉,便知道他没有意思听这些话,便不再说。

   车子沉默的往富力酒店开,叶淼抓紧方向盘,这一年他过得很不好,所以当听说叶水墨这一年其实过得很开心的时候,心里很不是滋味,人总是这样,不仅要求情感的对等,还希望有痛苦的对等。

   可是今天真的听她说了,内心却是痛的,他又再一次意识到对这个女人的炙热感情,哪怕自己痛苦,丝瓜视频18禁止下载直播也不希望他过得不好。

   “为什么不用酒店的送车服务?”

   叶水墨楞楞,“没关系的,间隔不远,我自己坐公交车来回就可以了。”

   “给你的钱应该完全够你日常开销。”叶氏在叶水墨答应接下代言人的时候就已经打了一笔十分客观的代言费,虽然这些钱对于叶家任何人来说都不算什么,但绝对不需要坐公交车上下班的。

   已经可以看见富力酒店的建筑了,叶水墨道:“叶淼,我们分手了。”

   叶淼手指锁紧,不仅仅是因为她直接称呼了自己的名字,更是那句分手。

   “而且我也不是叶家的人。”

   这一点叶水墨是知道的,虽然她在情感上还是把叶家人当成亲人,但是现在要再用他们的钱,情感上绝对过不去,她既然已经不是叶淼的女朋友,也和叶家没有血缘关系,那么大家的钱她不能要。

   叶淼深呼吸了一口,决定不去谈这个可以引爆自己怒火的词,“打在你卡上的钱是你的代言费,是你个人挣的。你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我每天接送你上下班,另外一个是坐计程车或者让酒店送。”

   酒店大堂的泊车小弟已经很殷勤的跑过来站着,叶淼下车,把钥匙交了,然后走进大堂。

   摄影组的人已经来了,她们需要来得更早来搭建今天要的场景,看到叶淼和叶水墨一前一后的走进来,有人偷偷去看伊娜。

   伊娜走过去,“叶总。”

   叶淼点头,“拍摄进度怎么样?因为还有不到两个星期的时间我们就需要到另外一个场地?????”

   叶水墨走进更衣室内,关上门的时候似乎还听到门外两人的交谈。接过工作人员递过来的衣服,她一边换一边想,其实跟在叶淼身边的女人都很出色吧,无论是年纪轻轻就掌握了一个家族的王飞飞还是现在十分知名的摄影师,他似乎就是有能力吸引那些同样有能力的人,所以自己这种一无是处的人居然在他身边,算不算是奇迹?

   等更衣室的门开后,叶淼和伊娜也停止讨论工作,大家齐刷刷的看模特。

   叶水墨其实也知道有一道不同意味的眼神落在身上,她走到布置的场景中,抬头看着伊娜,而伊娜旁边站着叶淼。

   象牙白的衬衫在灯光之下泛着淡淡的光泽,珍珠纽扣折射着流转波光,维多利亚时期宫廷式衬衫的前襟一丝不苟地扣了起来,可是完美的身体却将衬衫完全支撑了起来,流水一般的起伏在丝绸般的布料之下服服帖帖,多一分太松少一分太紧,让眼神忍不住贪婪地探索着那薄薄的白色布料之下的景色。

   漆黑如墨的小翻领双排扣西装沿袭了上世纪二十年代英伦贵族的传统,合体修身的线条感严密贴身,稍宽的肩线搭配收紧的腰部,将叶水墨所有身材的优势完美展现了出来;双排扣西装的扣子此时却解开了,随意地敞开,让人可以清楚地看见衬衫前襟的百叶,

   这次叶水墨虽然穿的是男装,但是十分鲜明的女性特征再和十分鲜明的男士贵族服饰搭配起来,有一种诡异又撩人的美丽。

   黑色温莎领结轻轻地将所有情绪的涌动都束缚起来,缜密而伏贴的设计将禁/欲的风格推向了极致,带着一种神圣而不可侵犯的高贵气质,与此同时又因为西装扣子的敞开而多了一抹随意,彷佛是卸下了盔甲之后的放松,然后,上半身如此的正经,下半身的裙子却好像要掉不掉一般,松垮不说,布料只能隐约遮住大腿根部。

   一个男性工作人员从面前经过,叶淼的眉头不经意的跳动。

   “准备开始。”伊娜正在调试自己的机子。

   “等下,这是什么主题?”叶淼开口。

   伊娜回答:“这一组的主题是百废待中的时候,人类和动物意识到只有和谐相处才能有未来,颓废和复兴并存,所以这组服饰才会这样选择。”似乎是意识到什么,伊娜加了最后一句。

   “这组宣传片不仅仅有大人看,后面更是要进入学校进行宣传,不能卖肉,裙子换了。”

   卖肉?叶水墨微微皱眉,拉了拉裙子,结果修长白皙的大腿就在布料丽若隐若现,更是撩人。现场男性的目光都黏在她身上。

   在叶淼要爆发的时候,伊娜及时让叶水墨去换掉下装,不一会,叶水墨出来的时候,换上了一条裤子,虽然紧身的皮裤让修长的双腿拥有另外一种诱惑,但是已经比刚才好很多了。

   刚开始,因为有叶淼在,叶水墨状态不好,自己前男友在现场观看,她实在很难注意。连伊娜都停下动作,疑惑看她。

   叶水墨也很奇怪,伊娜应该是喜欢叶淼的,在谈话里可以听得出来,但是在工作中的时候却不是这样,认真得很,一点都不像掺杂了私人感情。

   她猛然发现,似乎叶淼也是这样的,该工作的时候就工作,工作时间绝对不受私人情感的影响,相比之下她弱爆了。

   看她脸色不好,虽然还没开始拍摄,但是模特情绪不对,拍出来的肯定也不好,伊娜建议她休息,连叶淼神色里也多了一丝忧虑。

   “抱歉,我刚才情绪有点不对,现在准备好了。”叶水墨示意不用休息。

   她闭上眼睛,深呼吸后缓慢的张开了眼睛,朦胧的烟雾在空气中缓缓消散,那湛墨黑色的眼眸惊心动魄地看向前方。仅仅只是一瞬间,在场的人就捕捉到了那双眸子里的汹涌和错杂,孤单无助的落寞在那近乎淡漠的神色之中晕了开来。

   透着莎士比亚式悲剧的凝重,所有的沧桑、脆弱、茫然、恐惧、憧憬和美好都深深埋藏在内心深处,透露出来的只是隐藏在烟雾之中那刹那间的颓美,游走于坚强与脆弱之间的混乱,在舌尖上翩翩起舞,苦涩却甘甜。

   叶淼呼吸一顿,他没有期待叶水墨能够给他惊喜,说白了这次的投资是一次完全私人私心的行为,可面前女人这样子,却让他惊诧。

   惊诧后就是不爽,他知道叶水墨身上有吸引人的地方,所以不希望让人看到她的优势,林枫看到了,所以他便如同苍蝇一般围绕在叶水墨身边。

   那是一股致命的诱惑,本来只有他知晓,就好像小孩子之间的秘密,现在秘密被越来越多人知道,他自然不爽。

   当然,他不会干涉正在工作的人,此时他脑袋清明得很,眼睛追逐着布景里的人,希望那望向前方的视线里有自己。

   咔嚓,伊娜只是出于本能地按下了快门,将这一刻记录了下来。等快门的声音响起来时,他立刻也回过神来,因为这轻微的响声打破了现场的平衡,刹那间将所有气氛都打破了。而叶水墨眼底里的情绪就像是潮水一般,迅速消褪,眸子里又有了一点拘谨,但是因为余味尚存,也很有滋味,现场人的情绪又被调动起来,除非是负责打光的打光师需要针对模特的角度变换光板外,剩下的人都屏住呼吸观看。

   趁着余味还在,伊娜迅速投入了工作,将眼前这一幕记录下来,不断按下了快门,一连串的快门声音汹涌而出,“很好,保持这个姿势,很好!这样就完美了!”